<   2007年 02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春花总爱向风中摇摆

今年元夜时,花与灯依旧

天气偏暖,家附近的公园,一串串繁花早已开得满满的
不由想起去年拿着相机,中午挤时间从学校奔回家,只为拍下那些花儿的痴样子
今年没人等着看所以拍照也省去,只临摹张去年老照片,权当知晓春已到了




[PR]
by sarah0510 | 2007-02-28 19:15 | 筆落難成五色繪
秦时明月01

那么来推广一下国产动画

片名:秦时明月
类别:武侠
时期:秦
情节:中上
音乐:上
画面:中
镜头感:中上

这是二十多年来,我唯一有“想看”想法的国产动画


荆天明
主角,九岁
故事后期会成长为美少年



盖聂
被称为秦国最强剑客,配剑名渊虹
天明的保护者,亦师亦父


待更新

问卷X2
[PR]
by sarah0510 | 2007-02-23 04:26 | 筆落難成五色繪
春,结束和开始

丙戊年就要完结,丁亥年快要开始。
这一年里,认识了许多人,发生了许多事,也有了许多回忆
有开心,有温馨,有甜蜜
也有痛苦,甚至是绝望

那些回忆,好的坏的,它们,都是我的宝贝
虽然不愿再被人提及而再受伤,但也永不会忘记,更不会丢弃
它们都被放在心里,好好珍藏着
让我不时能回味,而得到生活下去的勇气

谢谢,谢谢一切

丙戊年,さようなら
[PR]
by sarah0510 | 2007-02-17 23:59 | 月華朱衣耿耿心
Paradise Kiss

昨晚突然就讨论到了天堂之吻。

矢泽爱最红那部NANA我并没看,因为实在不想吐血三升。但近所物语却是喜欢的,实果子那样别扭又坚强的小女生很可爱,薰猴子也很可爱,所以当初喜欢得要死,迷上了服装设计,跑去图书馆大摞大摞的将书抱回家。
那就是青春的干劲吧,总想着第二学位要修这个才可以。
其实,要说坚强,丽莎才是最坚强的;而当初并不喜欢的步,现在看起来也很真实,那种喜欢人的心情;舞会女孩——我还是吃不消这种女人。
那么,我果然没怎么成长吧……

作为近所物语的后续,《天堂之吻》理所当然的看了。
比起近所的童话永无乡,PARADISE KISS多了一份现实感,也多了一份无奈。虽然实和子和岚依然是过家家般可爱的态度在交往着[表面上],但紫和佐治的纠葛,却让整个故事的基调沉重了一倍不止。

紫和佐治都是毒舌的人,所以我并不想刨析他们的性格。那种让人头痛的事情等看完弗罗伊德再说。
只是单纯地想说说他们的故事。


清荣学院,校风严格环境单纯的地方,那里的孩子每天只想着念书升学两件事。
紫是其中之一,偷偷喜欢着同班长相帅气成绩优秀的德森同学,把他的照片放进学生证,小心翼翼,拿着单词本奔波在路上。
如果没有波折,紫的人生就应该这样过去了:考一所二流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做小职员,结婚时辞职当主妇,然后生孩子,然后为了大的小的琐碎事情开始头痛。

但这只是如果,而常常,“如果”是不成立的。

身高170的紫突然就被一堆在她看来相当奇怪的人拉住,说“请来做我们的模特吧”。
她拒绝了,这是当然,不管是恐惧得搞笑的别针也好还是PINKPINK头发的天使也好,她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需要时间来念书,她想考大学,她的母亲也是这样期望她的。
紫,那时候还无法抗拒已有生活的惯性。


实和子情急之中一声“嘉露莲”让紫失意曲体前扑了,同时,很戏剧性地丢失了她宝贝的学生证——那里面有她拼死拍到的暗恋的德森同学的照片。

戏剧性通常是作者的最爱。如果说紫没有丢失她宝贝的学生证,她和佐治或许就不会相遇,即使遇见,也换了另一种方式。
大概会再度被岚追到满街跑,接下来的伊莎贝拉换成了佐治,一把抱住后再说句“抓~住~了~”,一定还要打上甜腻的桃心波浪线。

“你这个基佬!”
“说什么呢?我是双的。”

总之,紫和佐治终于还是相遇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相遇了。
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地点不适合的方式。

紫一心喜欢的德森同学——别怀疑,佐治百分之九十九看了藏在学生证后的照片。女孩子小小的心思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花花公子佐治来说,一目了然。
他把学生证优雅地还给了开始动摇的紫——不得不说实和子真的很会劝人——撩撩头发:“关于做我们的模特,三天时间,请你考虑,早坂紫小姐。”
于是佐治KIRAKIRA地闪着光,牙和眼角。紫心中小小鹿开始撞心壁,嘭嘭作响。

然后,不管是图书馆偶遇也好,那句“或许我已经爱上你了”也好,一周电话充电待机事件也好,我们都可以将之看成是佐治设下的小小陷阱。
这样的招数对身经百战的女人或许不管用,但对紫,效果出奇的好。

一个十八年没交过任何男朋友的女孩。
一个除了念书什么都不会的倔强女生。
一个对他们生活方式很羡慕很羡慕的高三应考人。

于是德森同学的笑容被佐治的闪光脸比了下去,紫冲去工作室哭着说:“我不要放弃!”
于是,两人抱住吻到天昏地暗。


佐治的格言是“来者不拒,去者不留”。
看起来很潇洒啊,没错,是很潇洒,真的很潇洒。
投怀送抱很好呀,反正自己不需要去主动追求就会有女人送上门。两人在一起就享受过程吧,至于最后结果是什么,那并不重要。

佐治这个男人,到底是对自己太自信呢,还是太自卑?

知道紫有喜欢的人,而且也并非爱紫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却巧妙地对这个女孩用上了手段。
那丁点想骗模特的心思,在观者看来昭然若揭了啊已经,笑

当然,花花公子的心思我不能理解,所谓“见一个爱一个”也只存在于遥远的外太空。那么,一定在这里要分析出结果,说说那时王子到底有没有爱上灰姑娘,不是我能力所及的事情。
好吧,他那时候是爱着紫的,我们这样假定。
但他爱人的方式,却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
“要怎么样做,那是由你决定的,那是你的人生。就算你跌落地狱,我也不会负任何责任。”
当他这么微笑着,对紫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刷刷刷,我看见了大魔王正在现身!


佐治他以一种“不干涉”的超然态度,就这么介入了紫的生活。
对佐治而言,他不会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因为他觉得无论怎么爱,双方也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行动,自己的人生。仅仅只是谈恋爱的关系,是不能去干预对方的。
当然,对方就算是摔倒了也该自己站起来,他佐治,绝对没可能去帮一把。
这样的想法佐治或许会说是温柔,而在紫看来,则是残酷。

坚持着自己的做法,佐治在与紫的恋情中,将这份坚持贯彻到了底。
他喜欢坚强独立的女孩子,并希望看到她们勇敢战斗丝毫不服输的一面。所以,他也是这么要求紫的,在自己心里。


不过很可惜,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恋爱中的女人尤其。而这种脆弱,没人愿意在有恋人存在的条件下,独自蹲在角落舔伤口。
所以呢,紫的脆弱,就这么不设防的让佐治看见了。

女孩子希望在心爱的人面前撒撒娇,稍微呕下气,展现自己小女人的一面,无可厚非。
她们会甜蜜且火辣的说“讨厌,我在生气啊你知道不知道!”,或者扑到恋人胸前,传递“我不开心,你快安慰我”的信号。
但是,这些都不是佐治希望自己的恋人做的。
如果紫扑到了他胸前,那毒舌男大概唯一会说的就是:“你在干什么,希望我安慰你吗?”接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推倒,身体来安慰。
然后,接下来,紫就会一耳光扇过去,带着真正的委屈及怒意。

佐治喜欢的,是坚强的女人,和他母亲刚好相反的一类人。他要求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应该是他理想中的那样,坚强、独立、好胜。
所以紫一旦表现出了没达到他期望的状态,裂痕也就随之而来了。

紫却也是倔强的人,她希望自己能达到恋人的理想,所以开始埋着头向前撞,不管遇到什么,全都丝毫不顾地冲上前去。
十六七的女孩子,从小就被单纯的环境保护得很好,即使外表再怎么成熟,心志也达不到那高度。她所想的事情并不全面,很多只是一时意气用事就去做了。
离家出走、从学校落跑、去应征打工想养活自己,这些都是以前她未曾做过的,甚至连想都未想过的事情。
现在,为了佐治,她已经全然不顾。


如果伴侣很低落,那么作为恋人,应该怎么做呢?
是将对方放在一边,等着自己恢复?
是为她打气,鼓励她?
还是和她一起找清楚原因,和她一起努力的积极的面对呢?

“找原因吧。”朋友这样说。
“鼓励对方啊。”我如此想着。
而佐治,他却贯彻着自己的生活与恋爱态度,丝毫也不对紫的行为进行任何评价。
他放着紫一个人,等她自己去闯去恢复,等她自己去摸索,自己则在旁边以旁观者的眼神,看着这女人到底是不是符合自己心目中的样子。

应该说,他是对紫太有信心,还是对他自己太有信心?


“那家伙什么也没有跟你说吗?学校的事,离家出走的事,你的将来……有说过的话,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如果……那家伙对你说过,让你返回学校比较好,你也不会这样乱来了吧。”
德森说的这些,紫怎么会不明白?
她何尝不希望佐治这样对自己?和自己一起分担不安,一起努力,一起面对?
可是,话到嘴边,也只能逼出一句:“我没问题的,你不要管我。”


就是这样一个倔强的、勉强自己去坚强独立的、却一直伤痕累累爱着的女孩子,她的独白,看得我心酸:
“我只是希望,佐治能把我放多点在心上。但是,那很难说出口的吧,而且我也不想要求他那样做。”
“一直以来,我也只是不停的读书,一直生活在那个非常狭小的世界里,如果我不自己拓宽自己的视野,怎么也成不了一个有魅力的女人。”
“我和佐治,根本在最基本的地方就合不来。”
“我明白,与其再想佐治,到不如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我的恋人,虽然是完美主义者,但其实只是个没出息的怕寂寞的人。”
“如果两颗心紧紧相连,暂时无法见面也不觉得有什么。”

没错我是共鸣了,请称这想法为“恩田堇巡警的男性犯人伤害女性事件憎恨症候群”。

脱出樊笼世界的想法淹没了一切,于是忘记了自己原本不属于外面,忘了将自己拉出的人与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想着要牵着对方的手一直走下去。
王子和灰姑娘的结合不是没有,但那少之又少。而根本,身处不同世界就注定了最后不会是喜剧。
紫喜欢佐治,她强烈的爱着他。她知道自己和佐治不合适,她听见了朋友说的“不要踩得太深”,她将自己定了合适的位置,她为能改进自己和佐治的关系在努力。

舞台秀是两人的婚礼,不存在于世界上的蓝玫瑰刹时间绽放,飘满一空一地。
于是,极度绚烂之后,凋落。

谁愿意自己成为妒妇?紫也想活得潇潇洒洒,想按自己的脚步走。但是,当圣诞节的门铃突然被按响时,紫却变得丑陋。
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多难看,她妒忌着佐治和香的和睦。那些佐治没有告诉她的,香却全部知道,紫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用。
她努力装做不在意的样子。举杯,就举杯吧。

其实,麻生香离开之后,佐治就算只回头一个鼓励的微笑,一句真心地“别担心”,只是这样,就能拯救紫。
可惜,紫等到的却是那句“她和你不同”。到最后,她也没能得到佐治的安抚。
所以她没有余力思考了。

紫明白自己当时的所做是错误,她应该顾及到那个时候站在人生分岔点,已经烦恼之极的佐治,不该任性也不该逼问。
但,知道与做到,是两回事。


紫想和佐治在一起,人生就这么和佐治肩并肩走下去。虽然两人完全不合适,但她还是想和佐治在一起,只是靠在一起就觉得幸福。
这个女孩有些傻,性格也不成熟,个性也不好,因为一直生活单纯所以也不会处事。总是为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生气,最后伤到了爱着的恋人更伤到了自己。
她其实只想佐治能多看看自己,能多放自己在心上。所以当佐治看着别人时她就会生气难过。虽然装做不在意的样子,却骗不了别人的眼睛。即使爆发也是因为太喜欢那个人。
她只是个恋爱中智商为零的笨蛋女生。
努力修补着和佐治的关系,努力让自己成为佐治心中的完美女性。
因为裂痕、受伤而结束的结果,紫不想要。她想恢复,想重新打起精神,再继续努力,再继续和佐治走下去。

但佐治,却一直是那种放任而疏离的态度,而紫,她没有办法一个人继续疗伤。

所以,她终于累了。
所以,佐治问紫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巴黎时,紫拒绝了。

“正确的选择呢。”佐治笑着说。
朝阳中,他的脸看上去或许特别帅也不一定。

紫拿衣袖捂着眼睛,哭得泪人似的。
她知道的,佐治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而她早坂紫,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
破壳的痛苦虽然难以忍受,但她的舞台正要开始。
她会活得很精彩,即使这精彩如同短暂的花火。


10年后,就要与浩行结婚的紫,温温和和的笑着。
佐治寄来了票,百老汇倍受好评的音乐剧,服装设计是小泉让二。
这是部音乐喜剧,紫却只想哭。

她依然爱着佐治,即使他只是自己人生的一段插曲。



谈恋爱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只是一个人的话,完全不可能负担得起原本需要两人来背负的东西。
本来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什么天作之合,人都有个性和脾气,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有摩擦。日子久了后,或许也会发现对方与自己所期望的完美恋人不太一样。
那,这个时候,爱着对方的你,会怎么做?
是闷声不响,放弃沟通放弃对方,当这恋情从不存在过,再去重新寻找一位新对象?
是维持自己的状态,与对方继续交往,然后再摩擦受伤,直到伤痕累累无法负担,最后分手?
还是会为对方而改变?同时与对方沟通,让对方也为你改变,两人一起努力?

正常的人都会选后者吧,毕竟一份认真经营的感情得来不易。

我想,佐治的性格或许一开始就不适合谈认真的恋爱。那样超然的处事态度,让恋人自己去打拼自己去疗伤,除非对方完全不在意你,否则很难不因为这种态度而受伤。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伤害,无论是什么人,就算不是紫,也会接受不了的。
作为朋友来说,佐治不错,和他相处很轻松自在,因为他不会讨厌的来干涉你。
但也只能是朋友罢了。
一旦成了恋人,佐治的“不干涉”就变做了穿心的剑。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天堂之吻。
在这故事中,每个人物都很生动,他们的感情一步步通过纸页渗了出来。
岚很喜欢,和佐治完全不同的类型,看起来很粗暴实则很温柔体贴。
伊莎贝拉最开始时完全不能接受,但到后来居然也成了喜欢的人之一。他的爱情永远是付出,大概,也只有他才能一直和佐治这样人走下去。
实果子出现,我看得很开心,在有她的那几段中。
而对紫这女孩的喜欢远比不上对实果子的,却一直耿耿于怀。同情占了上风,但又不能说不喜欢。

为她的那份真实。
[PR]
by sarah0510 | 2007-02-17 05:38 | 浅吟未得九錫文
两小无猜

亲爱的丫头:
快二十年的交情,找不到比你更亲的姐妹了
你说我们是君子之交,不用刻意维护,但却心有灵犀彼此牵挂。即使一年只相聚一次,也能一直维持感情深度不改变。
这如水般温暖的感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所以,昨天终于发现,我们,居然就这样磕磕绊绊的长大了,在二十半的现在。

赶快去买回那条唯一缺少的牛仔裤吧^_^


两小无猜
——给丫头的BLOG开张贺文


1、小学

捅……我捅……

晶晶拿着木棍,右脚踏在树桠里,一只手攀着身边的树枝,另一只手伸长,向着旁边楼房窗下的鸟窝下手。
还差一点……
母鸟大概觅食去了,巢内只有两三只幼鸟,它们吱吱叫着,拼命扇动光秃秃的翅膀想逃离危险。
才搬进的新家四周到处都在建楼房,工地的声音吵死人。而且,那些新楼房居然比自己现在住的还要高!
晶晶想到这里,鼻子都气歪了。
她想起爸妈说过的话:“我们家搬进的,是这地区最高的楼哟。”
骗人!
所以我一定要捉到你们!拿回家养着!

……喂,这是什么逻辑?

小孩子手不长,如果太注意扩展长度就会忽略平稳。所以,晶晶手中仅捏着一点底端的木棍就这么掉了下去,啪地一声清响。
于是,长辫子的小姑娘傻眼了。
下树去吗?再爬上来不知道又要费多少工夫,可现在院子里又没人可帮忙。
脏兮兮的手已经破了皮,辣着痛,晶晶小嘴一瘪,泪珠儿开始在眼里打转。

“……哎。”
树下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文静而细弱。
吸着鼻子斜眼看下去,晶晶嘴嘟得可以挂上油瓶再装上半斤香油。

“哎……喂,你怎么了?”

大眼睛的小女孩,顶着刘海,昂着头,扑咔扑咔的看着树上同龄的辫子姑娘。
初夏那稍微开始耀眼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就这么点缀似的投了下来。


2、中学

“不要啦,今天咱们别去了成吗?”
婷婷眉毛绞在一起,原本很大的眼睛看上去小了一倍不止。
别过眼看着远处一点点滑下的太阳,晶晶不耐烦地一把拉过仍在绞动眉毛的人的手,拽了拽,大步向前走去。
一高一矮,力量优势明显。
“晶晶,不去了吧?回家晚了妈妈会骂的。”
“去啦去啦,只要动作快,很快就能买回来了。”
无视已经透出了害怕的声音,一意孤行的人回过头:“你别再拖拉了。要不是刚才耽搁,我们早就买回来了。”
“可是……”
“没有可是!知道不知道,你去办公室问问题居然花了半小时!明明只是一道幂运算,干吗用那么久啊?!要不是等你回来,时间绝对有多的!”
“因为,顺便问了其他问题……”
“好了好了!”
晶晶停下步子猛的转身,身后被抓住的人只好跟着停下,疑惑的瞪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朋友。
“不去买不行。只有今天是3月8日吧,明天又不是了!”晶晶不耐烦的挠着头发。
早晨整齐而活泼的马尾此时已经一团乱。虽然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做题时挠头的习惯,但刚才的最后几挠却是致命的。
“既然怕晚,那我们就跑好了。”
不意外地看见婷婷眼里的抗拒。她知道她与自己不一样,一向不喜欢运动。
“婷婷,你也想把花送到阿姨手上,对吧?”
“……恩。”
“所以跑两下应该没关系吧?”
“…………恩……”
裂开嘴,晶晶笑得得意。
注意,是裂开嘴

“OK!目标:一中!——!”

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向着夕阳奔跑多美好。


3、大学

“DEAR 晶晶:

你知道吗,我今天也一口气收到了四封信,你心理平衡些了吧?

我觉得你好棒,身兼数职,有点女强人的味道哟。知道我最羡慕你什么吗?————可以把脏衣服带回家去洗。多么幸福啊。
我现在好辛苦啊,学习非常繁重,本以为大一会轻松一下,没想到简直就是高三的翻版。五门主课中我最害怕数学,上课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不过还好,没和‘淑芬’同志见面。

烟囱来信说重医的男生丑,还专门有笑字歌:
重医男子回眸笑,重庆大跨立交桥;
重医男子露齿笑,棒棒见了也跑掉;
重医男子嫣然笑,东施秋娥尽折腰;
重医男子仰天笑,人造卫星空中爆;
重医男子婉尔笑,六月伏天雪花飘;
重医男子掩嘴笑,太阳落山不再照;
重医男子哧哧笑,耗子见了挖地道。
不知道重医男子是不是真的那么恐怖,如果真的丑得辟邪,丑得惊天动地鬼哭神嚎,那以后做了医生不把病人吓出心脏病吗?

我们化工学院男生多,女生少,因此化工学院的男生极讲“三从四德”:
女友上街要跟从,女友的话要听从,女友的意见要盲从;
女友化妆要等得,上街花钱要舍得,女友辱骂要忍得,女友的心思要懂得。

笑一笑,十年少哟

PHOTO暂时没有,下次再寄

LOVE FROM 婷婷
200X年10月27日”

晶晶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脸,在室友诧异的目光中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立刻从抽屉中扯出信纸,提笔飞写:

“DEAR 婷婷:

笑死我了,这次大概会年轻二十岁。
不过我真希望你和数分见面啊,体会体会我们的痛苦吧……………………”


4、现在,以及永远

晶晶坐在电脑前,QQ光标一闪一闪的。
她起身为自己泡了茶,顷刻,幽雅的花香茶香就弥漫在了冬季寒冷的房间里。
小时候冲动的烈性子收敛不少,她学会了不急不徐,学会了化妆,学会了衣装的搭配,也学会了高雅的转身和翘腿。
不过偶尔,她仍会丝毫没有形象的大笑,在婷婷面前。

但是已经好久没有那样笑了啊。
晶晶瞪着放在书台上的青花瓷杯,开始考虑是不是该给那丫头打个电话,提醒她该回家了。成都和重庆相隔并不遥远。
那是婷婷前年送的,喝茶用的的青花杯。
不过,被插进了一大把短枝腊梅后,就有了另一种方式的幽香四溢。

“铃铃铃铃—————”

电话突然响起,晶晶被吓得手抖了下,打错一个字。
铃声回响在夜晚空荡荡的家里,父母都不在,晶晶皱着眉头站起来接电话。

“喂,请问找谁?”
“亲~~~~爱~~~~的~~~~~~~!我回来啦—————!!!”

眼睛陡然睁大,一丝笑意出现在了嘴角。

“我给你带了礼物哟~~~情人节礼物,又白又大的萝卜哟~~~~~”
“……………你开玩笑吧!那东西能做礼物吗?!”
“不管啦,过来呀,过来嘛~~!”

这丫头,有了男朋友后,撒娇越来越在行,自己也越来越招架不住。
无奈,闭眼,推眼镜:

“……OK,我马上过来,等我两分钟。”
[PR]
by sarah0510 | 2007-02-13 02:41 | 浅吟未得九錫文
悲剧

本想做第一种
结果大概因为没和发型师沟通成功,头发直接由第二种变成了第三种
别了,我最爱的大波浪……

衣服为做头发那天所穿,对比效果惊人


[PR]
by sarah0510 | 2007-02-09 16:17 | 筆落難成五色繪
赤之月

秋月如钩,红叶如炽。

静疾步飞奔在山林之间,兔起凫举,玄色衣衫猎猎作响。
再几次起伏,飞鹜一般冲出密林,将群山甩在身后。静缓了缓步子,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断崖。将自己唤至此地的人,此刻应正在崖对面的驿站中等待。
想到那与自己相交已数百年的女子,静的心脏抽搐似的紧了。

凝目望去,锐利的眼力轻易越过常人无法企及的距离。静看见坐在窗边的她正木然盯着满山红叶,一杯接一杯地饮着,桌上满是散乱空瓶。
习惯了墨玄的宽袍大袖,此时着上素色衣物便总觉与她格格不入。黑色长发有些凌乱,随意披在背后,未如往常一般细心梳理过。


不多时已来到了驿站外,静立在红枫下微喘着气,看着如同自己双子的女子。
她看着她,她却看不见她。
她知道她眼里此时只有红叶和月,没有其它。
突然觉得,相交到明了对方的一切很悲哀。

昼月悬在山腰,天边是夕阳喷薄的灼灼流霞。连日豪雨将空气中的所有尘埃全部洗涤,碧色渐变的天幕遮着点点细小星辰,东月西阳。
生性安静的她最爱这般景色。若是往日,必定要浅笑着拉上那人的手一起看到忘返。
他说自己是月,她说他若是月,也定是锋芒纷显的如钩弯月,而非一团囫囵的圆月。
弯月更冷、也更利。
她说无论何时都不惧怕弯月的锋刺,便做了这月刃的刀鞘也好。
静记得她对自己说着这些话时,站在她身边的男子露出了不轻易显于人前的微笑,两人十指紧紧相扣。
而如今,月的锋芒终将她割得遍体鳞伤。

无言将目光移向身侧的漫山红叶。那是与男子瞳孔一般颜色的叶,也是她正看着的叶。
她,这次是真决定要远行了罢。


“别喝了。酒能伤身,你该知道。”
被友人声音拉回现实,还在看着山野的女子眼神空洞地转过头来。
“……静?”

静想起了很多很多往事,一直到好几百年前。记忆中,总是隐忍而坚强的女子从来没有现在这表情。
突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于是她咬了牙,不由分说夺下依然拿在手里的半空杯盏,掏出手帕放入苍白的掌上。

“擦擦脸吧。”

看清楚眼前来人后,女子握住手帕的手开始剧烈颤抖,似要将手掌捏碎般的,指关节也变得发白,那张薰花淡紫的手帕几乎立刻成了空中飞散的碎片。
连日的悲哀,连日的疲惫,全化成了比方才更为汹涌的泪水,从她涣散后凝神的眼中夺眶而出。

“静——……静——!!”

被身前这个和自己相似到骨里的女子紧紧抱住,力道大到不可思议。静回揽住她的身体,像哄慰幼子般轻拍着,细细梳理着她柔黑的发。
原本适中而健康的身体数天内纤弱到了让人不忍的地步,静抚摩着她抖动如同欲坠秋叶的背脊,想将体温传递过去,却换来更悲切的泣声。

“……你这又何苦……既然早知会痛到无法忍受,又何必那样决绝?……”

她无法说什么,因为了解她有多心痛有多委屈。
这样的事情,昨日接到道别口信时,就已瞬间想明白了因由。
人静如月,爱烈如火。当她爱得太深太重到无法负担的时候,就只能分开,只有离去。
不用询问就能明白,因为太了解她。

她看着她不停翳动的嘴唇,满是新的旧的齿印和血痕。
她看着她抽动的肩膀,单薄而赢弱。延伸出的手臂正紧抓着自己,背岬被她细长的手指抠得生痛。
她看着她像终于找到暂时放心依赖之物的孩子般,在自己怀里失声痛哭。
静看着她,看着一直用坚强和笑颜藏起内心的女子。
玄色衣襟因泪水浸染而显出了深邃的黑。低头凝视越来越大的泪迹,静感觉眼鼻中有什么正在酝酿。
深吸口气,使劲驱逐着那膨胀得堵塞的感觉,闭上双眼将双手环上怀中人的颈背——用要将对方揉进身体的力气。
因为知道只有这样的拥抱才能让这个女子安心。
因为知道这是那人曾经给过正在悲泣的她的、用以代替无法说出口承诺的拥抱。

“哭吧……我在这里,所以你可以哭出来……”

但那句早想好的、哽在心里的话,却无论如何,再也说不出口了。
[PR]
by sarah0510 | 2007-02-04 05:21 | 浅吟未得九錫文



紅蓮不綻
by sarah05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私の…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 九 重 葛 ]
愛上等<三世牡丹>
上吊十誡[最初。]
花火·體温<M體質>
大象真白
Reno·Moregirl
『我的烏托邦』
四月正十·從誕
氣層以下『夜露不暖』
episode with...
旁若無人『魂魄依在』
私の節操【回歸純真】
天黑請閉眼<搬家>
EVERY LITTLE...
~楓木森森~遠回りばかり...
魂の7街を流がして、トマ...
+稀白+
言葉にできない . 棺...
名字不要
カテゴリ
簷下紅粉綺羅人
月華朱衣耿耿心
浅吟未得九錫文
筆落難成五色繪
桃溪輕舟與水戲
草舍門開笑立癡
以前の記事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2007年 08月
2007年 07月
2007年 06月
2007年 05月
2007年 04月
2007年 03月
2007年 02月
2007年 01月
2006年 12月
2006年 11月
2006年 10月
2006年 09月
2006年 08月
2006年 07月
2006年 06月
2006年 05月
2006年 04月
2006年 03月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